清酒酿愉

=清愉

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
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


CP@糖醋年糕
手写@独泊

大侠与大奶子(TBC

华云的有病同人

沙雕脑洞 一定填坑 咕咕咕


我姓大,名侠。无爹无娘无兄长,没钱没房没婆娘。吃着村里的百家饭长大。八岁混入丐帮,耍猴卖艺翻跟头样样精通,只可惜丐帮管理不善,压迫剥削劳动阶级。一天就讨了几文铜钱,只买得起一个鸡腿两个爪,还得这个长老那个精英分,而我这种底层小人物,能分到半块馒头就是莫大的幸福。

有天傍晚我好不容易抢到半块馒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马上就要狼吞虎咽。一个自称为我的师兄的同门吊儿郎当坐到我旁边来。他死死地盯着我手里的馒头,这让我有点难以下口,于是端端正正地问他:“师兄怎么了?”

他弯着腰,凝视着手里的半块馒头:“想念大奶子。”

“……”这个...

3

心火

  当满腔话语连笔端都难以付诸,心火该如何熄灭呢?

  某个夜晚我们在落地窗前的榻榻米上将欲入眠,墨色之中一朵流光溢彩轰然乍破。它倾泻下来,落成一汪篝火。火光在你眼中摇曳,那是我无法熄灭的心火吗?

  无论如何,那夜的烟火始终是美丽的。第二天醒来后我很想告诉你昨晚的绚景,我从看见它绽放的那一瞬间起就很想告诉你。昨夜的我擅自邀请你与我一起撞见烟火,海市蜃楼消失后,梦中的你无法回到现实告诉你,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一场银河陨落。

  但我记忆最深的是那一粒摇曳的心火。它透过你的眼瞳映射出来,披上动人的伪装。好像天地之...

4

【随便瞎写】雨声残响[END]

写作课作业 让写十年后和一个重要的人重逢 我问了好几个亲友 都不假思索地说:前男友

可是 定个小目标 你要先得有个前男友

本来作业想应付过去写200+差不多了 结果脑内一构思扩了2000+ 希望老师检查作业的时候不要唾我写得又臭又长

废话说完啦 开始吧- ٩̋(•᷄◟̵◞̵•᷅‧̣̥̇)'`~ィ✧

————————————————————

  “出了商场才看到外面下了好大的雨啊。”发送。对方已接收。

  “不着急的话,找个咖啡馆坐会儿吧,雨小了再走。”

  “嗯……你不来接我吗?”发送。

  对方已接收。

  “忙。要不你多等...

1 6

“想把窗棂上的雪装进瓶子里,带回云梦。等哪个晚上,我拈几粒出来,洒在窗沿上,风一吹,梦里都是雪的味道。就好像我还在华山,还能听见你在隔间辗转反侧的声音一样。”

好久不写bg了 记一个云华的梗

至于为什么是云华 大概是因为爱吧
用爱发电 为爱产粮

3 5

没忍住皮了一下

男朋友不爱学习怎么办?

是这样的,我高二,和我男朋友认识半学期了,前两天刚刚在一起。我男朋友特别帅,看着挺高冷,其实是个傲娇特别可爱。他哪点都好,就是成绩不太好。入学以来我一直跟他当的同桌。他上课不认真听讲就爱睡觉,没办法我只能用课本给他挡太阳光不然他怎么睡的安稳呢。啊说偏了。考试时他坐我前面,每次也就只写几道题,大多数还都是错的。尽管如此他也不抄别人传过来的答案,真的一身正气。我家小朋友怎么这么好。啊又说偏了。总之我男朋友成绩实在令我担忧,他永远都是年级倒数第二。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提高我男朋友成绩,感谢广大网友。

另,也不需要提高到多优秀的水平,清华北大就可以了。

4 35

堆一个原耽

 @山麓之夏 你看 我打了这么多字!

非典型古代超甜pa


cp.坑蒙拐骗江湖神算骚气攻×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傲娇受  


  


联文 清愉@清酒酿愉 &姜更@山麓之夏

单清双姜


1.


 晋平屿提剑走在郊外,他要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去汴梁,再找个店歇脚。傍晚时分气温骤降,他裹了裹外袍,看了眼头上盘旋鸣叫的鸟,愤愤道:“神奇什么,老子踩着悬崖峭壁跳得嗖嗖的,比你们用飞的都快好吗?!” 


  ——两周之前的话,确实如他所言。


  


2.


  晋平屿双腿悬在空中,望着脚下熙熙...

5

一份招供

昨天上午被强行叫起床后神思恍惚,习惯性地在想今天星期几上什么课,后来惊觉我已经毕业了,两点一线的生活改为一床一桌一厕这种从某种方面来看更加枯燥无味的三点n线,或者搭乘互联网航班在lof、楚留香、bilibili三者之间不停转站,每班航行时间不一,但侯机时间都一样很短。

但我一个月前设想的暑假生活并非如此。

一个月前,六月初,那时我终于搁置了一周前和同桌偶然联文的原耽,像以前很多次月考或模考前几天一样,扳着手指数,如果我一天复习一门课的话,到考试前能不能把知识点都背下来?
肯定是不行的,况且这是高考,我看着课桌上凌乱的试卷、课桌里按顺序码好每天都要轮番被我临幸的教科书、箱子里两本厚重的词典和各...

6

【羡澄】十秒[END]

#听说男女之间对视八秒以上就会坠入爱河。——多田君不谈恋爱

#但我觉得十秒好听些 所以我写十秒x

*现代pa

*明人不说暗话 我想要评论 谢谢www


------------------------------------------------


  “最晚来的人要罚酒三杯。”


  江澄才关上包厢厚重的门,就听见班长这样说。他连忙道歉:“抱歉啊,刚路上……”说了一半被魏婴接了最开始的话头:“罚酒多没意思啊,江澄又是个一杯倒,这么多年才又聚在一起,给他点儿清醒时间吧。”


  班长把酒杯递到魏婴面前:“你们高中时关系就好——你帮他喝?”...

鹧鸪天·鹤归

斗柄云横更漏长,
墨干灯瘦纸半张。
朱窗铁槛碎永夜,
翙羽长嘶惊玄黄。

云为裳,泥点妆。
翅掠江河濯碧苍。
踏竹破空鹤归去,
栖风醉雨任疏狂。

第一次写词 请多指教(○'ω'○)

3 17
 
1 / 4

© 清酒酿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