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咸愉

=清愉
生于忧患,忧患至死。

CP@糖醋年糕

【乔嘉】当我们在旅行时我们在想什么[END]

☆HB TO MY年 @糖醋年糕
——十七岁生日快乐♡另中秋节快乐♡
☆太久没看爱寓了 bug有

1.
  三周年。十月小金秋。吕子乔突然问陈美嘉,去旅游吗?

  当时陈美嘉正躺在床上翻手机淘宝,留恋于一件价格足以抵上她半月工资的羊毛开衫,暗翻一个白眼,想与其去旅游我更想要这件衣服,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好。

  于是他们就去了X市。

2.
  此次旅行,说白了就是穷游。两人正式在一起了两三年,还蜗居在爱情公寓里连首付都没攒够。虽说情侣入住房租减半水电全免,日子到不算拮据,但也无法说是小康。坐在油腻的大巴坐垫上,陈美嘉想,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感觉,跟十年前...

2 7

赤ティン27岁生日快乐!♡

喜欢你的第二个年头,初次被你歌声惊艳到的那一瞬间还清晰如昨。去年可以说是用尽全力喜欢你的,一天听不到你的歌声就仿佛要死掉的那种喜欢。还写了很多很多mft的同人,尽管现在删了许多,但当时确实是怀着无比热忱的心情一下一下地在键盘上敲击出那些满含感情的文字的。而后渐渐出了日翻圈,掉进魔道和全职坑里,对唱见圈的事也没太关注了。然而你的动态却还在时时刻刻关注着,周末短暂的上网时间必定要翻你的微博看看,如果B站有投稿那肯定二话不说先投两个硬币再无限循环贡献播放量……虽然作为一个三党三次真的超级忙,也没有翻墙的条件,但明年成为大学生的我一定会每天到n站为您刷再生的!!!

我最...

11

【晓薛/薛→晓】届不到的爱恋[END]

☆“届”在日语里为“传达”的意思 目前在微博上是一个很有趣的梗

☆因为届不到 所以是薛→晓

☆回忆有晓薛

文/清愉

  薛洋吃罢早饭,提着菜篮子就往街上走。他想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可他却是越活越回去了。当年的夔州兰陵小霸王如今竟要老老实实出去买菜还不能一言不合就掀摊子,薛洋耸肩轻笑,还不都是为了晓星尘。

  夏日的阳光,似乎是遗忘了义城这座小镇,明明是白天,街上却比家里还要阴冷。薛洋胡思乱想,等以后他和晓星尘离开这儿,就和金光瑶打个招呼,把这里改造一下,弄一个避暑山庄出来,绝对收益颇丰。

  说是去买菜,其实就是到后山一座山洞里取出金光瑶叫苏涉送来的吃食...

4 30

【羡澄】灯笼梦

☆短打 很迷 bug多 槽点多 慎食
文/清愉

1.
  江澄腿摔断了。
  魏婴感冒了。
  这二者是有联系的。

  故事要从两天前说起。年关将至,江家上上下下忙里忙外,他们俩也不好意思闲着,便找了个挂新灯笼的活干。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唯独在挂莲花坞大门口的灯笼时发生了意外。
  大门挺高的,他们俩只得搭着梯子上去。正忙活着,不知从哪突然窜出条大狼狗,冲着大门口狂吠。魏婴顿时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站在梯子上直打颤。江澄二话不说就要下去赶狗,结果一不小心,脚底打滑,直接从梯子上“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下狗倒是赶走了,...

7 40

在西安玩了两天,可以说是吃遍了当地著名的特色菜。凉皮、羊肉泡馍、肉夹馍、长3.8米的“天下第一面”,甚而还有以字出名的“biang biang面”……越吃,却越是想念四川的火锅和烤串儿,想念它的辣味,吃下去痛痛快快辣到心底的感觉。还想念自己家里做的烧排骨和炖鸡汤。

果真是应了那句话,“你的胃,会提醒你,你的故乡在哪里。”

6 4

【晓薛/双薛】辣鸡洋互助委员会

不打tag 尝试阅读

>>>原著洋和现代洋互穿的一个故事

>>>我是来搞笑的 所以ooc有且多

文/清愉

【现代洋的场合】

0.

  才入七月,重庆已是热到扭曲了。薛洋走在大街上,觉得他和烤肉之间只差一撮孜然的距离。

  除了天气热,还有一件事让他更糟心——他才参加完自己的家长会。班主任抖着他的成绩单唾液横飞的景象历历在目挥之不去:“河东建材厂缺个搬砖的!”

  “妈的,搬砖?你岂不是太小看我了?”薛洋踢着路边一块小石头,咬牙切齿,“就凭我这身力气,更厉害的扛大包都不在话下!”

  ……他确实说不出什...

5 8

【双杰|填词】岁月其徂

原曲:牛奶咖啡《蝶恋花》

填词:清愉

旧时孩童放纸鸢

嬉闹追逐笑晏晏

忆少年

无惧无畏亦无羡

孤枕愁眠梦昔年

料峭春寒啼杜鹃

明月圆   形影单   人茕然

夜风停湖面碎冷月

烛火衬花灯照残缺

似听故人笛声未歇

十载执念何时绝

薄暮织轻烟笼四野

倦鸟衔悲欢归巢穴

暌别后重逢却凄咽

一曲陈情催成血

春雨落树绿浸染

夏风拂莲香溢散

秋叶颤

冬雪飞旋不觉寒

一晃经年星霜换

能否如旧共并肩

酒一坛   杯二盏   赏婵娟

泽气蒸云梦润孤...

2 11

一个降薛的段子

written by 清花愉.

“降灾,我问你个事儿呗。”
“主人请讲。”
“你是剑的形态的时候,剑柄是你身体哪个部位啊?我平常握着的是你的头?还是手臂?或者是腿?总不可能是那个玩意儿吧……”
“……主人,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能不能问我正常一点的问题。”

被一个太太拉进了邪教坑里( ˙-˙ )

15 42

☆改编自《醉》 温莨(作词)/徐梦圆(作曲)
☆一小部分 练手 侵删
文/清花愉

  我与她初遇时,正值梅雨季,细雨如丝如线,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在小城里降下一帘朦朦胧胧、若有似无的纱幕。
  她撑着一把油纸伞,走进一条小巷。轻风带起她的裙角,惹了一袭丁香。
  小水凼被雨滴激起一圈又一圈涟漪,碎了门楼街坊,映着斑驳花墙。
  她一步一回望,泛皱的眼波里掩映着温柔乡,闪烁如星辰,璀璨似流光。
  黑布鞋轻踏在青石板上,无声无息,袅娜身影绕过街角,氤氲在缭绕的炊烟里,逐渐模糊淡去,终而消失在视线里。
  她是雨巷里的姑娘,默默彳亍着,凄然、哀婉、...

2

【云梦双杰】你所以为的和现实是这样的

☆三个段子 祝食愉♡
☆标题乱取的 跟内容没多大关系
文/清花愉

1.
  江澄年少时觉得世上至为浪漫之事便是在佳节良夜,一边搂着妻,一边与至交好友畅谈饮酒。
  其实吧,现实有时虽与幻想背道而驰,但总有些地方是相似的。比如说这次的元月夜,莲花湖上飘荡着盏盏花灯,顺着水流摇晃,轻柔的晚风拂过面,卷起耳边散乱的发丝。他们站在木桥上,江澄抱着狗,蓝湛抱着被狗吓成狗的魏婴,双杰一同互骂,偶尔饮酒润润嗓,再继续骂。

2.
  过年过节总免不了走亲访友,江宗主在宴席上领着江家的年岁尚小的家徒门生示礼敬酒,一圈下来,这群小孩子们都被家族关系弄得晕头转向了。
  魏婴看不下去...

20
 
1 / 3

© 清蒸咸愉 | Powered by LOFTER